返回首頁→
新聞中心
商會在線
首頁 → 章玉貴:全球貿易變局對中國的挑戰
 

章玉貴:全球貿易變局對中國的挑戰

日期:2013-8-2 15:12:20   信息閱讀次數:

 

從國家戰略競爭的視角分析,美歐可能達成的自由貿易協定,美國主導、日本配合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WTO的日趨邊緣化,以及西方七國在日元貶值問題上演雙簧等國際貿易格局的演變趨勢,均蘊含著主要發達國家的戰略意圖。

西方七國集團(G7)的財長上周末在倫敦郊外的一次非正式會議上默許了美元的飆升與日元的暴跌。所以,世人千萬不要過于解讀美國財長雅各布•盧聽起來似乎有點刺耳的對日本放出狠話。哪有這么巧合,一方面是美元兌日元飆升,另一方面卻是美元兌人民幣創下19年來的最低水平?就連《華爾街日報》都已承認,日元貶值使日本的出口商相對于中國同行的競爭優勢有所增強,矛頭所向難道還不清楚?中國或許是此輪日元貶值風暴的最大輸家。

 

全球貿易格局劇變

 

  這一切,都源自近十年來全球貿易地圖的巨變。

  靠掠奪性貿易與金融起家的西方工業化國家,盡管動輒高舉自由貿易旗幟,但懂得自由貿易實質的人都明白:自由貿易從來就是假命題。核心利益爭奪才是不變的命題。只是他們沒有想到,中國自加入WTO以來,僅僅用了11年時間,就將貿易體量做大到全球第二位。以數據來看,2001年,中國的貨物進出口總額為5098億美元,其中出口總額為2662億美元,進口總額為2436億美元,進出口排名均居世界第六位。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美國、德國、日本、法國和英國。到了2012年,全球商品出口額排名前五位的國家則是:中國、美國、德國、日本和法國。其中,中國出口額排名第一,為20498億美元,美國以16120美元位居第二,昔日世界第一出口大國德國則以14920億美元排名第三,曾以貿易立國的日本,去年的出口額為7929億美元,僅相當于中國出口額的39.2%。至于靠海上貿易起家的英國,去年的出口排名已被擠出全球前十位,分別被荷蘭、韓國、俄羅斯和加拿大超越,差不多淪為全球中等貿易國了。

當然,對于中國這樣一個非常欠缺自主品牌又基本不掌握貿易品定價權的超級新興經濟體來說,簡單的數據排名根本不能說明中國的貿易實力有多強,尤其從貿易價值鏈中的獲益程度有多大。但在西方工業化國家看來,中國在短短十年間躋身全球第一出口大國卻是不爭的事實。如今,中國的出口總額差不多相當于美國、德國、日本和法國的一半。在西方工業化國家看來,依此發展趨勢,或許用不到五年,中國就將占到全球出口份額的五分之一;美歐和日本由此不能不擔心,假如中國能順勢升級出口價值鏈,提高服務貿易競爭力,他們的核心戰略利益地帶也有可能受到中國出口商的蠶食。更重要的是,中國經由貿易紐帶擴大而與貿易伙伴國之間不斷簽署的人民幣雙邊本幣互換協議,正在穩步提升人民幣在雙邊乃至全球貿易結算中的份額,進而助推人民幣成為主要儲備貨幣。這對習慣于低成本獲益的主要工業化國家來說,絕對是如鯁在喉。換句話說,中國基于入世所獲得的貿易紅利,盡管在很大程度上是以中國數以千萬計的產業工人的血汗換來的,還低效率地消耗了中國本就稀缺的資源,但在美歐和日本的眼里,中國貿易不斷擴充的貿易邊界,已經觸及了他們的核心利益。

 

美國對華貿易壓制的兩大新戰略

 

  對此,中國理該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清楚地意識到,目前看起來至少還算不錯的經濟增長態勢以及相對寬松的對外貿易環境,極有可能由于國家層面戰略利益的碰撞而面臨斷崖式風險。

  事實上,原本內部并非鐵板一塊的美歐和日本,今年以來在對華貿易與金融策略方面正加速融合,已隱然形成一個成型的貿易與金融圍堵圈。筆者認為,美歐一旦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加上美國在金融領域難以撼動的主導地位,不僅將鞏固以美歐范式為基礎的全球貿易體系,更將打壓中國積極參與構建全球貿易體系的行為空間;一旦泛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達成,則中國在亞太經濟濟圈的經貿影響將受到嚴重削弱。原本一向保持對華經濟優越感的日本,面對經濟規模被中國超越的事實,正試圖借力新亞太貿易協定(TPP)來鉗制中國,恰恰反映一衣帶水的日本不愿看到中國快速崛起的島國心態。而美國則趁機強化美元在東亞貿易圈的主導地位,進而遏制人民幣積極尋求擴大行為空間的努力。至于歷時多年也不能達成一項全球貿易協定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假如在這方面遲遲不能取得突破,只能眼睜睜看著地區與雙邊貿易協定地位不斷上升之后被不斷邊緣化了。

從國家戰略競爭的視角分析,美歐可能達成的自由貿易協定,美國主導、日本配合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WTO的日趨邊緣化,以及西方七國在日元貶值問題上的演雙簧等國際貿易格局的演變趨勢,均蘊含著主要發達國家試圖切割中國在全球貿易價值鏈的核心利益,進而打壓中國以貿易為紐帶提升人民幣行為空間的戰略意圖。

 

正視中國外貿遭遇的嚴重挑戰

 

  事實上,中國一向引以為傲的比較優勢正由于商品和勞務成本的上升而日漸削弱。尤其是作為全球價值鏈核心利益的出口,最近幾年來,不僅遭到了美歐貿易保護主義的強力打壓,也被其他新興市場國家所切割。假如中國不能及時升級產業結構,無法在高端產業構筑競爭優勢,則中國不僅很難擴大對美歐傳統市場的出口,還將由于國內市場的進一步對外開放而使貿易狀況惡化;另一方面,一旦新興市場國家取得相較于中國的經濟比較優勢,則中國在全球價值鏈的核心利益將遭到進一步切割。

  因此,在全球貿易格局面臨大洗牌的新的歷史時期,我們面臨的外部競爭形勢格外詭異。現在特別需要冷靜觀察全球金融與貿易競爭對中國的影響,在切實提高應對國際經濟摩擦博弈水準的同時,以金磚國家為平臺,適當整合新興經濟體與發展中國家的訴求,積極介入國際貿易新規則的制定,推動國際金融秩序改革。與此同時,我們更應深耕核心技術的研發與自主品牌的國際化推廣,盡快實現經濟戰略轉型,強化金融競爭力,以進一步提升在全球貿易分工體系中的獲益程度。(作者系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金融貿易學院院長) 


 

 

日3d真精华布衣天下